踏上修行之心路历程 文/lawlaz(一)

         十多年前,不幸妻罹癌往生后,哀悼之思常在我心,就这样半梦半醒的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也不曾有续弦再婚的念头与冲动,只是独力负起父兼母职养儿育女的教养责任跟扛起经营精密机械的事业打拚,七、八年前,由于业务拓展需要频频出差到国外奔波洽商,于某个因缘到旧金山去洽谈商务,返台之暇馀,由当地华人朋友介绍,认识了来自大陆的特异功能人士,这位先生大约三十多岁,天生具备奇异能力。我看到无法理解的现象,觉得很好奇,会忍不住询问:「为什么?」尤其我的嗜好广泛,并且喜欢学习。初识这位先生的时候,就发现他站在你面前,凭直觉可以讲出对方的身体有什么特殊状况,什么地方不舒服他都知道。

           我在台湾也遇过类似的人,尤其是中医界,他们都有这个本能,不需要把脉,单凭直觉就可以判断病情。有些人讲不出所以然来,有些人却不愿意多谈,不过这一位先生,他很能表达,话匣子一打开便滔滔不绝。他能指出那里不舒服,十分准确,志于怎么会知道的,他也不清楚。

不可思议的特异功能

          此外,他还有另一种功夫:你把亲朋好友的照片给他看,不论是半身、全身、彩色、黑白都没关系,他看了以后,对着照片,凝视一会儿,体会一下,他可以讲出相片中人,在照像的时候身体的状况,这个对我来讲就有点不可思议。他讲的完全正确,这个可以做实验。我带了一些照片给他看,他会说出来,这个人脊椎不好,那个人呼吸器官可能有点问题、会喘气。这些答案是很具体的,他不说大概是什么病这引起我的兴趣:一定是有什么资讯隐藏在照片上,而我不懂得如何去解读。于是我拿出一直存放在皮夹里的一张老婆生前的生活照片,请他看看,凝视后说:她在妇科某部分功能的问题,然后迟疑一下看着我直率的说:「这个人已不在人世间了。」着实令我讶异和折服。

           另外,他还具有某种能力:那时候就请他当场做实验,于是我写了个字,就是白纸黑字。写个一二三四的一字。他对着这个字体会一下,不慌不忙地说:「你的右小腿骨有问题,好像受过伤。」他讲我写字那一刹那我身体的状况。这个就觉得有点玄奇了!发现讲得都很准,的确,年轻时有过一次酒驾出车祸,伤及右小腿骨折了。他也可以看一幅图画,也会讲这个画画的,腰不好、身体某个部分功能不正常等等,当然这个就没有办法对证。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有股超强的敏锐度,对于这点,我觉得是一个陌生的领域。以我的个性对于不懂的东西是充满好奇,就必须去认识跟了解。从那时起,我开始收集资料,也请教做研究的教授,医学、电机、物理、化学及生物学者来做谘询,于是开始学习气功。

大肠菌的发功实验

           二十年前,我就学过经络学,对针灸、人体穴道本来就有兴趣,所以后。学气功时对这些术语名词并不陌生,很快就学会怎么打通任脉、督脉。我也到处去请教气功老师,非常认真的在学,同时也在自己公司里也做一些实验来确证,就是在一个玻璃容器里面,培养大肠菌,然后请一位气功师父,来向大肠菌发功。什么叫发功?就是一个气功师父,他用他的意念把一种感觉,我们叫做「气」,放在身体一定的某个部位,通常是放在丹田(就是在小腹部位,肚脐下面二寸之处)。他在发功的时候,用他的意念,透过他的手掌,把一种感觉传给对方。有些人拿这个方法替人家治病,我想很多人都有这个经验。这项实验是他对大肠菌来发功,发功的时候,起个什么心念呢?他起一个关怀的、温暖的、照顾的、给予的这样一个心念,就好像母亲让孩子一样,给他温暖,居然大肠菌体会到,所以它的成长率显着增加,它收到这个讯息了。我们换个方式,请这位气功用一种杀伤力、仇恨的意念传出去:「细菌坏东西、杀死你!」透过他的手掌,把这个感觉传给大肠菌,居然也会杀死一些大肠菌,它的成长率就降低了。

           这个实验重复做了几次之后,透过多次实验让我看了以后,就开始思索这方面的问题:人类的意念,它有很强大的功能,为什么科学家不知道?当我陆续看到西方也有很多这方面的研究报告,才知道意念有作用是实质,但是教科书上看不到。后来我也联想到发现它的人,是否利用过人类的意念做武器,或者从事邪恶的计划呢?我发现的确有人研究过,但是这里有一个关键:当你起个坏念头,想去杀伤对方的时候,你自己会受伤,因为你自己会受伤,因为你这个念头发射出去,你自己身体也在整个意念发射空间之内。原来是这样的!难怪这些气功师父、这些高人,他们都是去帮人家治病,都是施予的,而并非制造杀业。

           其实,我们早已知道意念对自己身体:我们都知道脾气坏的人,肝不好;情绪不稳定、忧忧愁愁的人,他的肠胃迟早出状况;那种心量狭窄、非常别扭的人,时常容易便秘。我想这些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所谓的情绪,就是我们的意念的一种,我们的意念、刹那来去的思绪,对自己身体有影响,这个引起我很大的好奇。原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并不止是道德宗教的观念,它有实际的功能跟作用,这是我以前确实不知道的。片段的知识,也没有把它连在一起想过。

由身体修练转向心的调整

           气功学了半年,稍有点成就时,遇到一位老师,他说:「既然要学,不要学在身体上的各种修练,要学就学心上的一种调适,那才是根本的。」我当时不知道这在讲什么。什么身体上的现象,难道这么有趣味?为什么要去调心?心是什么?当然不是指心脏。现在一讲到心,就想到心脏。事实上不是指心脏。因为现在医学可以换心脏了,以为调好了心,心脏一换心就调不好,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对这句话很是好奇,调身我知道可以用功来调,调心怎么调呢?慢慢地,我就开始摸索、学习。

           起先老师给我一些经书做功课,刚开始实在看不懂,心想:心经是什么啊!这些看了觉得莫名其妙。我一直是生活在基督教的家庭长大的人,在思想、观念上觉得中国的宗教绝对是迷信的,现代人还要读没读过、也没听过的《金刚经》、《普门品》经书。老师就给了我一些经书,告诉我:「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这句话听来有点格格不入又觉得太浅。

     那时读经书,自己是抱了一个非常骄傲的心,总想:为什么没有给我一部书,让我一看就懂?当然,现在我回想起来觉得很惭愧当时确实是太骄傲了。宗教领域这么大,有没有一个人看了一本书,就知道生是什么?知道电子学是什么?都不太可能何况我们对许多术语名词没学过,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这么重要的一门学问,学校没教,这也是让人觉得非常讶异、很遗憾的一件事情。



来源:lawlaz

评论